<acronym id='s0871'><em id='s0871'></em><td id='s0871'><div id='s0871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s0871'><big id='s0871'><big id='s0871'></big><legend id='s0871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<i id='s0871'></i>

          <i id='s0871'><div id='s0871'><ins id='s0871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1. <tr id='s0871'><strong id='s0871'></strong><small id='s0871'></small><button id='s0871'></button><li id='s0871'><noscript id='s0871'><big id='s0871'></big><dt id='s0871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s0871'><table id='s0871'><blockquote id='s0871'><tbody id='s0871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s0871'></u><kbd id='s0871'><kbd id='s0871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<dl id='s0871'></dl>

          <code id='s0871'><strong id='s0871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ins id='s0871'></ins>
          <span id='s0871'></span>
        3. <fieldset id='s0871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明湖蜜菠蘿影院的月季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9
          • 来源:校园春色小说网_校园春色小说下载_校园春色性吧

          春花落盡、荷花未開時,夜間在大明湖散步,若聞到濃濃的花香,多半為月季逸散。

          由於這香,我尋到幾處月季,並斷定是這個春天才移植過來。因為過去數年,我對月季幾無印象,好像月季花今年才開在大明湖公園。等我於齊音橋邊見到聳峙如小山的一叢月季,在水街望到雄如列壁的一溜月季,我才明白月季花香盈明湖已有多年。

          我以前為什麼,沒註意到呢?如果說開一茬、兩茬,我眼拙不能瞧見,月季偏又叫“月月紅”,四季開花。以前來大明湖,多半為看水,夏天時來欣賞荷花,春天凝望海棠順帶問候連翹、丁香等。後來又註意到柳的好處,就又時常註意垂下的柳絲。春風習習逗嫩柳,秋雨瀟瀟惹老柳,都有一番情意。至於別的,立橋上、坐亭下、駐足岸邊、流連翠柳屏島,也是為看不同的水景及水上不同顏色、姿態的荷花。

          我忽然明白,之天天看天天幹前沒有註意到月季,或許是因為它離水太遠。雖有那麼一株、兩株生在湖岸,水上水下皆繁花似錦,也最終被我忽略。我能憶及水中的柳影、橋影、亭影、雲影,卻找不到月季花在湖裡的倩影。

          為什麼今年,卻被月季花香迷住呢?或許由於夜靜、人稀的緣故,我白天走在如織的遊人當中,曾試圖一聞夜間那樣濃的花香,卻不成。大概以前,很少深夜來大明湖。來一次,或行色匆匆,或月季恰好青黃不接,總之都沒有被月季花香打動過。

          這下好瞭,我總算認識明湖的月季,沒看三級電影事的時候就能瞧一瞧月季花、聞一聞醉人的花香。

          進釘釘歷黃路所對的大明湖東門,向左前方望去,可見幾株月季。雖然隻開著十幾朵花,卻有三四種顏色、三四種形狀,每一朵都開得像模像樣。下北渚橋,左面正開著幾叢,望去,一片綠色如夜幕,夜幕上的群星閃閃爍爍。經一小橋,一叢粉紅、一叢雪白映入眼簾,花開水邊,如西施浣紗。

          再往前去,左側會出現不大不小的一片月季,可停步飽覽。長方形的花園,一條“之”字形土埂,穿行園中,一面是月季、一面是草坪。土埂既然這麼隨便,月季自然就不會拘束,隨意找處地方,率性綻放好花朵朵。

          高者有兩米多,低者及地。差不多都是大朵,花瓣重重疊疊,華美、逍遙。或艷紅、或月白、或粉紅、或橙黃,如詩眼、如夜燈、如秋月、如妙目、如慧心。隨埂而列,不論高矮、不分花色、不管花形,駁雜、凌亂、肆意地開放著。

          過一個廣場,舉目為更大一片月季,但花勢steam似乎顯得弱一些。同樣隨便的土埂,同樣隨意的月季,卻沒有剛才那番意境。或許是讓目光鋪得太開,卻又不夠遼闊。路另一邊的園中,十幾棵月季散亂地長著,悠閑地開著花,雲淡風輕,另有一番情趣。

          北行右拐,路兩側可以瞧見幾叢月季花,或白或紅,密佈在綠葉間。小朵,玲玲瓏瓏的瓣和蕊,與華美的大朵相比,顯得小巧、別致。但小而成簇,又見氣派。

          返回剛才的南北路,往北過鵲華橋。下橋即向右,不幾步,見一叢月季,可不理。下幾個臺階,見一片月季,也可不理。隻需緩緩走,隨意聞,路若彎曲,就隨路彎曲。等路遇水南拐時,隔水望去,一條路的南面是一排月季,密密匝匝地開出紅色小花。這是水街的一端,此處的月季還不是最吸引人的。

          穿過百花橋南側橋洞,路低花高。蓬蓬勃勃的月季,挨著擠著,密不透風,如一簾瀑佈。人行瀑佈下,隻覺得最強神醫混都市月季壯麗無比。登上兩個臺階,進入一個三角地帶。三條邊皆為月季,三掛桃色瀑佈,足下恍有桃花溪。三個角為三條路,溪水便隨路流往不同方向。

          悠然亭下對花落坐,一邊歇息,一邊賞花。幾叢生命力旺盛的月季,連成高丈餘、長約十米的一道花墻。墻外是一條大路,車來人往,但喧囂止於花墻。人從花前過,花在墻上開,一段花詭秘之主香沾在人衣上,人卻不知。繁密的花,四溢的香,不知染紅過多少雙眸,芬芳過多少人衣。

          從悠然亭到水西橋,有一段無月季,可憶方才的花景,可閑看身邊的水,可望一望路上的車,也可回頭再瞧瞧那些盛開的月季。近橋上臺階處,又能見到一堆月季。

          水西橋往西,較開闊的一片水,東岸上開著幾株月季。因為有水,多瞭一層嫵媚。月季花在岸上綻開時,同時也在水中綻開時。風吹落岸上的花瓣時,也吹落水中的花瓣,都落向水面,飄到不知哪裡。西岸正好有一道長廊,不妨廊下坐坐,閑看東岸月季及水中花影。

          從長廊往北能望見一座橋,叫齊音橋。橋東北方向有月季,高大、壯碩如小山,茂盛的枝葉間開滿瞭月季花。坐船從橋北過時,人在船上仰望花山,船身激起的水波,一圈圈地弄碎花影。

          明湖的月季,別處還有,以我所見,這些地方的月季足以代表全部。一路賞來,不由感嘆,月季花顏色真多、花形真多,最難能可貴的是月月都開,每一朵都開得很用心,可謂花中極客。

          你的婚禮電影 江疏影經紀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