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rat09'><strong id='rat09'></strong></code>
    <span id='rat09'></span>

    <acronym id='rat09'><em id='rat09'></em><td id='rat09'><div id='rat09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rat09'><big id='rat09'><big id='rat09'></big><legend id='rat0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i id='rat09'><div id='rat09'><ins id='rat09'></ins></div></i>
  1. <tr id='rat09'><strong id='rat09'></strong><small id='rat09'></small><button id='rat09'></button><li id='rat09'><noscript id='rat09'><big id='rat09'></big><dt id='rat09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rat09'><table id='rat09'><blockquote id='rat09'><tbody id='rat09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rat09'></u><kbd id='rat09'><kbd id='rat09'></kbd></kbd>
  2. <ins id='rat09'></ins>
    <i id='rat09'></i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rat09'></fieldset>

        1. <dl id='rat09'></dl>

          kedou中國現代散文作傢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0
          • 来源:校园春色小说网_校园春色小说下载_校园春色性吧

            中國的現代散文作傢有許多,現在介紹的是較為有名的八位作傢。

            中國現代散文作傢

            清玄

            林清玄,(1953--),臺灣高雄人,畢業於臺灣世界新聞專科學校。他的散文文筆流暢清新,表現瞭醇厚、浪漫的情感,在平易中有著感人的力量,林清玄的作品曾多次被中國臺灣、大陸、香港及新加坡選入中小學華語教本,也多次被選入大學國文選,是國際華文世界被廣泛閱讀的作傢 。

            1. 我也願學習蝴蝶,一再的蛻變,一再的祝願,既不思慮,也不彷徨;既不回顧,也不憂傷。

            2. 以清凈心看世界,以歡喜心過生活,以平常心生情味,以柔軟心除掛礙。

            3. 如果內心的蝴蝶從未蘇醒,枯金球獎新聞葉蝶的一生,也隻不過是一片無言的枯葉。

            4. 謙卑的心是宛如野草小花的心,不取笑外面的世界,也不在意世界的嘲諷。

            5. 玫瑰與愛是如此類似,盛開的玫瑰會一瓣一瓣落下,愛到瞭頂點,也會一步步地走入淚中。

            中國現代散文作傢

            餘光中

            餘光中,1928年生於南京。因眷戀母鄉,神遊古典,亦自命江南人。歷任臺灣師大、政大、香港中文大學教授,曾在美國講學四年。他的散文,陽剛與陰柔並工,知性與感性並濟,文言與白話交融。梁實秋言:“餘光中右手寫詩,左手寫散文,成就之高一時無兩。”

            1. 世界上高級的人很多,有趣的人也很多,又高級又有趣的人卻少之又少。高級的人使人尊敬,有趣的人使人喜歡,又高級又有趣的人,使人敬而不畏,親而不狎,交接愈久,芬芳愈醇。

            2. 他曾在一場摧心折骨的鬼雨中迷失瞭自己。雨,該是一滴濕漓漓的靈魂,在窗外喊誰。

            3. 而就憑一把傘,躲過一陣瀟瀟的冷雨,也躲不過整個雨季。連思想也都是潮潤潤的。

            4.?期待是一種半清醒半瘋狂的燃燒,使焦灼的靈魂幻覺自己生活在未來。

            5.?你是掙不脫的誇父, 飛不起來的伊卡瑞斯 。每天一次的輪回,從b站曙到暮。扭曲不屈之頸,昂不垂之頭。去追一個高懸的號召!

            中國現代散文作傢

            餘秋雨

            餘秋雨,1946年出生於浙江,當代著名散文傢,文化學者,藝術理論傢,文化史學傢。餘秋雨的散文中始終貫穿著一條鮮明的主線,那就是對中國歷史、中國文化的追溯,思索和反問,又透著幾絲靈性與活潑,表達的內容卻是濃重的。

            1.?成熟是一種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輝,一種圓潤而不膩耳的聲響,一種不再需要對別人察言觀色的從容,瑞幸回應財務造假一種終於停止向周圍申訴求告的大氣,一種不理會喧鬧的微笑,一種洗刷瞭偏激的淡漠,一種無需聲張的厚實,一種並不陡峭的高度。

            2. 如果真的有一天,某個回不來的人消失瞭,某個離不開的人離開瞭,也沒關系,時間會把正確的人帶到你的身邊。

            3. 從陰雨走到艷陽,我路過泥濘、路過風。 一路走來,你不曾懂我,我亦不曾怪你。?

            4.?一切傷口都保持著溫度,一切溫度都牽扯著疼痛,一切疼痛都呼喚著愈合,一切愈合都保留著勉強。

            5.?我輕輕地嘆息一聲,一個風雲數百年的朝代,總是以一群強者英武的雄姿開頭,而打下最後一個句點的,卻常常是一些文質彬彬的淒怨靈魂。

            中國現代散文作傢

            冰心

            冰心(1900-1999), 中國詩人,現代作傢,翻譯傢,兒童文學作傢,社會活動傢,散文傢。冰心散文不僅清詞麗句隨處可摘,而且全文都寫得非常精粹。冰心善於采擷文學語言中的精華,將那些精練、生動、準確、新鮮的語言,編織到作品中,使冰心的散文具有詩一樣美的語言。

            1. 成功的花, 人們隻驚羨她現時的明艷! 然而當初她的芽兒, 浸透瞭奮鬥的淚泉, 灑遍瞭犧牲的血雨。

            2. 愛在左,同情在右,走在生命路的兩旁,隨時撒種,隨時開花,將這一徑長途點綴得香花彌漫,使穿枝拂葉的行人,踏著荊棘,不覺痛苦;有淚可落,也不覺是悲哀。

            3. 快樂是一抹微雲,痛苦是壓城的烏雲,這不同的雲彩,在你生命的天邊重疊著,在“夕陽無限好”的時候,就給你造成一個美麗的黃昏。

            4. 倘若世間沒有風和雨,這枝上繁花,又歸何處?隻惹得人心生煩厭。

            5. 記憶是時間停留在過去的影子。為瞭未來的記憶,請著手你現在的畫。

            中國現代散文作傢

            季羨林

            季羨林(1911-2009),國際著名東方學大師,中國著名文學傢、語言學傢、教育傢、國學傢、佛學傢、史學傢、翻譯傢和社會活動傢。季羨林早年留學國外,通英、德、梵、巴利文,能閱俄、法文,尤其精於吐火羅文。生前曾撰文三辭桂冠:國學大師、學界泰鬥、國寶。

            1. 人活一世,就像作一首詩,你的成功與失敗都是那片片詩情,點點詩意。

            2. 每個人都爭取一個完滿的人生。然而,自古及今,海內海外,一個百分之百完滿的人生是沒有的。所以我說,不完滿才是人生。

            3. 有人說,長壽是福,我看也不盡然。人活得太久,對眾生的相,看得透透徹徹,反而鼓舞時少, 嘆息時多。

            4. 世界上無論什麼名譽,什麼地位,什麼幸福,什麼尊榮,都比不上待在母親身邊,即使她一字也不識。

            5. 我雖然沒有嘆息過,但嘆息卻堆在我的心裡。

            中國現代散文作傢

            汪曾祺

            汪曾祺(1920—1997),當代作傢、散文傢、戲劇傢,京派作傢的代表人物。被譽為“抒情的人道主義者,中國最後一個純粹的文人,中國最後一個士大夫。”

            1. 隻記花開不記人,你在花裡,如花在風中。 那一年,花開得不是最好,可是還好,我遇到你;那一年,花開得好極瞭,好像專是為瞭你;那一年,花開得很遲,還好,有你;

            2. 我一直都錯怪 是你帶走瞭一切 其實一切本來就會離開 隻有你如約而來。 無聊是對欲望的欲望。 我的孤獨認識你的孤獨。

          聊齋艷譚1  3. 若我在臨水照影裡,想起你,若我在柳枝新綠前想起你,若我在一切無從說,說不好的美麗裡想起你,我在那一切陶醉裡,已非自醉,你可曾感受到,遙遠的舉杯致意。

            4. ?逝去的從容逝去,重溫的依然重溫,在滄桑的枝葉間,折取一朵明媚,簪進歲月肌裡,許它疼痛又甜蜜,許它流去又流回,改頭換面千千萬,我認取你一如初見。

            5.?賞花賞到氣息,氛圍,情懷。隔江看花,隔窗聽雨,隔著人世中一層一層占有的標簽,輕啟那古舊又明潤的光。 如同,浴一回月光,落兩肩花瓣,踏一回輕雪,活著,走著,看著,欣喜著,卻沒有患得患失的心情。

            中國現代散文作傢

            賈平凹

            賈平凹,當代著名作傢,是我國當代文壇屈指可數的文學大傢和文學奇才,是一位當代中國最具叛逆性、最富創造精神和廣泛影響的具有世界意義的作傢,被譽為“鬼才”

            1. 人生得也罷,失也罷,成也罷,敗也罷,隻是心靈的那泓清泉不能沒有月輝。

            2. 你若不再脫穎,你將平凡,你若繼續走,終於使眾生無法超越瞭,眾生便尊你為神聖,神聖才是真正的孤獨。

            3. 他的腳步沉重,世上最沉的是什麼,他知道瞭,不是金子,也不是石頭,是腿。

            4. 當你正真愛一樣東西的時候,你會發現語言是多麼的脆弱和無力。文字與感覺永遠有隔閡。

            5. 我看見你坐在金字塔頂上,你更加閃亮,你幾時能回櫻鎮呢?閑暇時來野地看看向日葵,它拙樸的心裡也藏有太陽。

            中國現代散文作傢

            劉亮程

            劉亮潘德列茨基去世程,新疆沙灣人。著名兩性色夜視頻作傢。被譽為“20世紀中國最後一位散文傢”和“鄉村哲學傢”。在文化時尚主潮之外另辟一片天地,身邊小事皆可入文,村中動靜皆可成詩。他散文中透出的那種從容優雅的自信,是多少現代人已經久違瞭、陌生瞭、熬長瞭黑夜搔短瞭白頭也找不回來的大才華。

            1. 落在一個人一生中的雪,我們不能全部看見。每個人都在自己的生命中,孤獨地過冬。

            2. 明知你路途遙遠,明知你很累,卻送一塊石頭給你,是我不想讓你走嗎。

            3. 故鄉是一個人的羞澀處,也是一個人最大的隱秘。我把故鄉隱藏在身後,單槍匹馬去闖蕩生活。我在世界的任何一個地方走動,居住和生活,那不是我的,我不會留下腳印

            4. 我們不能完全窺見自己的夢,那是和我們同行的一種生活,隻能被沉睡窺見。

            5. 從那個夜晚我懂得瞭隱藏溫暖——在凜冽的寒風中,身體中那點溫暖節儉地用於此後多年的愛情和生活。

            拓展閱讀

            餘光中的散文《西歐的夏天》

            旅客似乎是十分輕松的人,實際上卻相當辛苦。旅客不用上班,卻必須受時間的約束;愛做什麼就做什麼,卻必須受錢包的限制;愛去哪裡就去哪裡,卻必須把幾件行李蝸牛殼一般帶在身上。旅客最可怕的惡夢,是錢和證件一起遺失,淪為來歷不明的乞丐。旅客最難把握的東西,便是氣候。

            我現在就是這樣的旅客。從西班牙南端一直旅行到英國的北端,我經歷瞭各樣的氣候,已經到瞭寒暑不侵的境界。此刻我正坐在中世紀達豪土古堡(DalhousieCastle)改裝的旅館裡,為“隔海書”的讀者寫稿,剛剛黎明,濕灰灰的雲下是蘇格蘭中部荒莽的林木,林外是隱隱的青山。曉寒襲人,我坐在厚達尺許的石墻裡,穿瞭一件毛衣。如果要走下回旋長梯像走下古堡之腸,去坡下的野徑漫步尋幽,還得披上一件夠厚的外套。

            從臺灣的定義講來,西歐幾乎沒有夏天。晝蟬夜蛙,汗流浹背,孫正義質押股票是臺灣的夏天。在西歐的大城,例如巴黎和倫敦,七月中旬走在陽光下,隻覺得溫曖舒適,並不出汗。西歐的旅館和汽車,例皆不備冷氣,因為就算天熱,也是幾天就過去瞭,值不得為避暑費事。我在西班牙、法國、英國各地租車長途旅行,其車均無冷氣,隻能扇風。

            巴黎的所謂夏天,像是臺北的深夜,早晚上街,涼風襲時,一件毛衣還不足禦寒。如果你走到塞納河邊,風力加上水氣,更需要一件風衣才行。下午日暖,單衣便夠,可是一走到樓影或樹蔭裡,便嫌單衣太薄。地面如此,地下卻又不同。巴黎的地車比紐約、倫敦、馬德裡的都好,卻相當悶熱,令人穿不住毛衣。所以地上地下,穿穿脫脫,也頗麻煩。七月在巴黎的街上,行人的衣裝,從少女的背心短褲到老嫗的厚大衣,四季都有。七月在巴黎,幾乎天天都是晴天,有時一連數日碧空無雲,入夜後天也不黑下來,隻變得深洞洞的暗藍。巴黎附近無山,城中少見高樓,城北的蒙馬特也隻是一個矮丘,太陽要到九點半才落到地平線上,更顯得晝長夜短,有用不完的下午。不過晴天也會突來霹靂:七月十四日法國國慶那天上午,密特朗總統在香熱裡榭大道主持閱兵盛典,就忽來一陣大雨,淋得總統和軍樂隊狼狽不堪。電視的觀眾看得見雨氣之中,樂隊長的指揮杖竟失手落地,連忙俯身拾起。

            法國北部及中部地勢平坦,一望無際,氣候卻有變化。巴黎北行一小時至盧昂,就覺得冷些;西南行二小時至露娃河中流,氣候就暖得多,下午竟頗燠熱,不過入夜就涼下來,星月異常皎潔。

            再往南行入西班牙,氣候就變得幹暖。馬德裡在高臺地的中央,七月的午間並不悶熱,入夜甚至得穿毛衣。我在南部安達露西亞地區及陽光海岸(CostadelSol)開車,一路又幹又熱,枯黃的草原,幹燥的石堆,大地像一塊烙餅,攤在酷藍的天穹之下,路旁的草叢常因幹燥而起火,勢頗驚人。可是那是幹熱,並不令人出汗,和臺灣的2019福利視頻濕悶不同。

            英國則趨於另一極端,顯得陰濕,氣溫也低。我在倫敦的河堤區住瞭三天,一直是陰天,下著間歇的毛毛雨。即使破曉時露一下朝暾,早餐後天色就陰沉下來瞭。我想英國人的靈魂都是雨蕈,撐開來就是一把黑傘。與我存走過滑鐵盧橋,七月的河風吹來,水氣陰陰,令人打一個寒噤,把毛衣的翻領拉起,真有點魂斷藍橋的意味瞭。我們開車北行,一路上經過塔尖如夢的牛津,城樓似幻的勒德洛(Ludlow),古橋野渡的蔡斯特(Chester),雨雲始終罩在車頂,雨點在車窗上也未幹過,消魂遠遊之情,不讓陸遊之過劍門。進入肯佈瑞亞的湖區之後,遍地江湖,滿空雲雨,偶見天邊綻出一角薄藍,立刻便有更多的灰雲挾雨遮掩過來。真要怪華茲華斯的詩魂小氣,不肯讓我一窺他詩中的晴美湖光。從我一夕投宿的鷹頭(Hawkshead)小店棧樓窗望出去,沿湖一帶,樹樹含雨,山山帶雲,很想告訴格拉斯米教堂墓地裡的詩翁,我國古代有一片雲夢大澤,也出過一位水氣逼人的詩宗。

            一九八五年八月十八日